贵州省星禾发电机组有限公司:车祸患者在救护车里又出意外,谁该为她的死亡负责……

来自:酒泉昌顺阚氏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

当时(妻子)不说话了

就手可能有感觉

医生在抢救她 打吊瓶吊针

道路交叉口,总有各种突发意外,车辆行人时常发生碰撞,原因何在?如何做才能遏制悲剧的发生?12.2全国交通安全日即将到来,今年的主题是“知危险会避险,安全文明出行”,生命无价,希望每一个人都能知危险会避危险。

一次急刹车造成二次伤害

2016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永福县的尹新亮接到电话,得知自己的妻子谢小姑发生车祸,尹新亮立即赶到妻子做工的工厂。

此时救护车已到达现场,医生发现谢小姑的伤主要集中在头部和胸部并处于昏迷状态,情况十分紧急。医护人员和尹新亮立即将谢小姑抬到救护车里的担架上并送往医院。

鉴于谢小姑的伤势集中在胸部,急救人员不敢用担架的安全带绑住谢小姑的身体,担心已经骨折的肋骨会戳伤肺部。因此,医护人员和尹新亮用手固定住谢小姑的身体。

在救护车行驶一段时间后,因为避让老人,司机紧急刹车。伴随着急促的刹车声,救护车内发生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

由于紧急刹车的惯性,救护车里的谢小姑被甩出担架,并滑到前方座椅的两腿之间。此时,谢小姑身体与地面呈45度角,头被卡在座椅下面不能动弹。医护人员想办法将谢小姑从座椅下面拉出来并安置好,救护车再次启动开往医院。

到达医院后,医生立即对谢小姑进行抢救。经过21天的抢救治疗,谢小姑还是离开了人世。

两次事故的责任承担

对于妻子的突然离世,尹新亮感觉天都要塌了。尹新亮和妻子共养育了四个子女,他主要在家中种田,偶尔打些零工补贴家用。谢小姑是去附近的制板厂工作,每月有3000多元的收入。可以说妻子是家中的顶梁柱,如今妻子撒手走了,家里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为此,谢小姑的家人将交通事故的另一方当事人王日波告上法庭。

永福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对这起交通事故进行调查。事发当日,双方驾驶的车辆都无车牌且制动不良。在行驶过程中,谢小姑左拐没有及时避让对面直行的车辆,而王日波当时超速行驶。警方据此认为谢小姑和摩托车主人王日波对此次事故负同等责任。

王日波则认为谢小姑的死亡与救护车的急刹车分不开,因为急刹车才导致谢小姑头部撞上座椅,造成二次伤害。因此,王日波向法院申请追加永福县人民医院为被告。

法官经过调查后认为,医院救护车在接诊中因急刹车导致伤者滑入座椅底部,对谢小姑的死亡造成一定影响。法院支持了王日波的申请,追加永福县人民医院为被告。

对于谢小姑的死亡,王日波和医院又该如何划分其承担责任的比例呢?

法院对两次事故进行了综合评判,认为谢小姑死亡的原因主要在第一次交通事故。据此法院对诉讼各方的责任比例进行划分:对于受害人谢小姑的死亡,第一起交通事故的责任人承担80%的责任,由谢小姑和王日波各承担其中的50%。第二起救护车急刹车的责任人承担20%的责任,因谢小姑无过错,这20%责任全由县人民医院承担。

法院判决王日波除去已垫付的41000元外,还应赔偿谢小姑家人经济损失74600余元,永福县人民医院则赔偿谢小姑家人88000余元。

医院起诉:存在重复赔偿

2018年5月,永福县人民医院将谢小姑家人起诉到法院,要求解除他们在一年前签订的调解协议,并由谢小姑家人支付之前的医疗费79000余元。

原来,在案件判决之前,医院和谢小姑家人在永福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签订了一份调解协议。协议规定:医院免去谢小姑住院治疗期间所欠的医疗费79000余元,患者保证以后不得因此事追究医方责任并放弃对医方诉讼的权利。

在案件判决后,永福县人民医院按照法院的判决将88000元赔偿款转给法院。因此,医院希望解除之前的调解协议,认为谢小姑家人在签订协议后又追加医院为被告,这种行为违反了协议的规定。

谢小姑家人则认为,追加医院为被告是第一被告王日波申请的,他们履行的协议与法院判决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

2018年7月,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认为调解协议和诉讼判决都是解决民事纠纷的方式,被告人谢小姑家人在与县医院的纠纷解决上选择诉讼判决县医院承担责任,则调解协议承担责任被视为自动放弃。原调解协议中涉及的医疗费再进行计算则出现损失重复,因此法院判决解除原协议,谢小姑家人支付县人民医院医疗费79000余元。

上班途中遇车祸应属工伤?

对于这起交通事故,尹新亮认为妻子是在上班途中遭遇事故导致死亡,所以属于工伤。因此,尹新亮向永福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了工伤申请,同时将桂福星禾木业制板厂的老板苏琼珍告上法院。

然而永福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审查其材料时发现,谢小姑并未与桂福星禾木业制板厂签订相应的劳动合同。

尹新亮说,妻子在这家工厂做的是排板工,工厂每月都会通过银行发工资,但妻子与工厂并未签订相关的劳动合同。截至事故发生时,谢小姑在桂福星禾木业制板厂已做了半年,尹新亮认为工厂与妻子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同时,尹新亮还提供了妻子手机中按月发放工资的短信记录。

苏琼珍则觉得很委屈,自己只是雇佣附近村庄的农民工,用工关系非常松散。况且谢小姑又不是在厂内发生意外的,怎么就要她进行赔偿呢?

对此,永福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认为:根据谢小姑的工作时间工作内容以及报酬方式等证据,可以认定谢小姑是受制板厂的管理并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因此支持了尹新亮的仲裁申请。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应当认定为工伤。谢小姑在此次事故中负有同等责任而非主要责任,此外有证人证明谢小姑发生事故当日的确是在上班途中。据此,法院判决桂福星禾木业制板厂支付谢小姑家人一次性工亡补助金917900余元。

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苏琼珍表示接受,只是高额的赔偿金让她心有余而力不足。这90多万的高额赔偿足以让她的工厂面临倒闭,而将来的执行也将不容乐观……

普法时间 pufashijian Q1:在这起事故中,谢小姑受到两次伤害,一次是交通事故,一次是救护车的紧急刹车导致的二次伤害,对于这两次伤害的责任该如何认定呢?如何看待法院的判决? A1:这个责任认定应分为两种类型的过错。第一次的交通事故是谢小姑和王日波双方都有过错,则责任划分为双方同等责任。第二次的伤害是因为救护车的急刹车行为造成的,这种行为导致受害人头部撞击,同时这种伤害是在第一次伤害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谢小姑的死亡应由王日波和救护车所在的医院共同承担。法院也据此进行了两次分配,运用法律上的两种过错责任的分担方式进行裁判。 Q2:谢小姑因交通事故死亡,肇事者和医院都进行了相应赔偿。但法院还判决用人单位进行赔偿,其中的赔偿内容存在重复,如何看待一个受害行为能得到两次赔偿? A2:对于劳动者的赔偿方面主要是由劳动关系的特殊性决定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对于劳动者给予工伤补偿,这是为了保障劳动者在劳动中受到意外伤害后,用人单位或保险公司能对劳动者进行赔偿。 Q3:在这起案件中,因为赔偿谢小姑家人,谢小姑工作的工厂最后关门倒闭,对此如何看待? A3: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有强制性规定,用人单位必须要为职工缴纳五险一金。在本案中,用人单位没有为谢小姑缴纳工伤保险费。因此,当谢小姑发生工伤事故后,法院判决其用人单位承担赔偿,这种巨额赔偿会使用人单位付出很大的代价,最后企业处于停业状态。因此,这个案例提醒企业应当按照法律规定缴纳各项保险,以此来降低企业风险。

编辑 | 邹 洁(实习)

维护 | 张子亮

主编 | 王秀敏

案件来源 |《今日说法》节目《救护车里的意外上、下》

记者 | 高国辉 郭震宇

【来源:CCTV今日说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贵州省星禾发电机组有限公司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主营产品:柴油发电机组